一位屠宰户告诉记者

一位屠宰户告诉记者

2020-11-25 16:00

今年初,拦海社区的生猪私宰现象再次引起省、海口市以及美兰区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决定一方面加强打击力度,另一方面引导屠宰户到定点屠宰点作业。经过多方寻找,美兰区决定在灵山镇原琼山食品厂一块闲置地建设疏导点,引导拦海社区的屠宰户转移作业地点。

拦海社区生猪规范营业自治协会负责人陈衍胜介绍,目前进驻该疏导点的屠宰户已经有27户,日宰杀生猪120头左右。他说:“在疏导点有动检人员的监督,生猪宰杀没有灌水,肉品质量有保证。”据了解,在灵山疏导点屠宰生猪,每头生猪要缴费60元,包括路费、屠宰、装车、人工冲洗、检验检疫等,仅比私宰多出15元的路费和5元的检验检疫费。“由于肉质更好,屠宰户的收入并没有减少。”陈衍胜说。

童海贤介绍,拦海社区的生猪私宰一度形成集采购、运输、屠宰、销售于一体的网络,从业人员达到数百人。

位于海口市海甸岛四西路的拦海社区,自1997年以来生猪私宰现象逐渐泛滥。从开始的每天几户私宰几头生猪,到最高峰时约40户私宰约200头生猪。由于私宰现象严重,拦海社区的居住环境非常恶劣。

在有力的打击和有效的疏导之下,困扰拦海社区16年的生猪私宰问题获得了解决。“这一个月来,我们都没有收到任何居民的投诉反映。”美兰区商务局负责人说。美兰区人民路街道办有关负责人陈兴告诉记者,他们在拦海社区17个主要路口、热闹路段都张贴了生猪私宰举报电话,但目前举报电话都没有响过。

12日上午,海口市海甸岛拦海社区居民陈海汉一觉醒来精神爽,兴冲冲地备菜准备迎接女儿女婿回来过端午节。他说:“这10多年来,拦海社区终于没有人在村里私宰生猪了,整个村清静下来了。今年的端午要好好庆祝一下。”

童海贤说,自从拦海社区没有了生猪私宰现象,环境变好了,居民们可高兴了。“现在,来社区里租房的人都比以前多了。”

今年2月初,省、海口市及美兰区共投入200多万元在灵山镇建设一个生猪屠宰疏导点,同时配套一个小型污水处理厂,可屠宰生猪约300头。

6月9日凌晨2时半,记者来到灵山镇生猪屠宰疏导点,工人们正有条不紊地忙着,动检人员正在现场监督、检验、盖章。

拦海社区党支部书记、社区居委会主任童海贤感慨地说道:“这回经过政府重拳整治生猪私宰,终于还了拦海社区的清静环境了。”

拦海社区生猪私宰现象严重造成的另一个问题,是猪肉质量无法得到保证。一位屠宰户告诉记者,几乎每头私宰的生猪都要灌水,使每头猪的重量增加10多斤。“只要用力按一下猪肉,就会有出水现象。这样的猪肉当然品质不好了。”在城市社区里进行生猪私宰,其产品游离于监管之外,无异于给城市食品安全造成严重威胁。

为了彻底杜绝拦海社区的私宰现象,美兰区公安部门安排警力逐个对拦海社区的私宰户进行诫勉约谈,与私宰户签订不再进行私宰的承诺书;人民路街道组织干部向拦海社区私宰户宣传政府打击生猪私宰的决心和态度,动员拦海社区群众团结一致抵制私宰。有关部门在海甸三西路农贸市场安装监控设备,对运送私宰肉进行监控。工商、食药监部门加大对海甸岛片区的学校食堂和餐饮店进行排查,坚决打击私宰肉。美兰区商务局还引导拦海社区的屠宰户成立生猪规范营业自治协会,自我规范从业行为。

3月18日,灵山疏导点正式启动运营。4月7日起,美兰区组织商务、公安、工商、街道等多次对拦海社区的生猪私宰行为进行打击,查扣、没收生猪48头,捣毁私宰窝点灶台3个。

陈海汉说:“夜深人静时,突然就会响起阵阵嚎叫声。每天不到凌晨4、5点钟,这样的吵闹声是不会停止的,真让人受不了。”除了噪音污染,还有环境污染。拦海社区的生猪私宰都是在居民庭院里。猪粪、猪毛等常常堵塞排水沟。每遇到大雨天,污水浸漫社区,给居民的生活、出行带来严重影响。